破坏王再出击‧“追风小子”遭毁容
2020-07-27
破坏王再出击‧“追风小子”遭毁容(槟城27日讯)随着“姐弟共骑”壁画被泼漆,现在连“追风小子”也成了“花脸猫”。破坏王再出动引公愤,槟首长林冠英怀疑有人蓄意破坏这些壁画,马上下令各单位捉拿破坏王。全城热爆的“乔治市魔镜”(Mirror mirror georgetown)6幅壁画,继本头公巷“姐弟共骑”早前被泼塑胶漆、真凶未被揪出前,阿贵街的“追风小子”壁画中,拴着恐龙拯救小子的小男孩,疑被人用炭笔绘成“花脸猫”。首长林冠英週一获悉后,马上在记者会上要求有关单位,即刻捉拿破坏分子,他甚至怀疑壁画是被人蓄意破坏,直斥这些破坏者:“头脑有问题(Sick in their mind)。”千人转载分享“毁容”照他也呼吁全民共同守护这些由艺术家为槟创作的装置艺术,随时举报破坏王。他承诺会在立陶宛画家尔纳斯9月返槟,请他着手修复。“追风小子”遭人“毁容”照片上载后,一个早上便有上千人转载分享,群情愤慨要揪出破坏王。目前,网民建议的防範法是呼吁州政府在壁画街上装上闭路电视,以起阻吓作用。网民个个激烈谴责破坏分子,认为破坏分子破坏的不只是壁画,更是属于新一代槟城人的创意文化空间,一份集体回忆、一份珍贵的礼物。然而,面对闭路电视建议,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说:“我们未有这想法,一切待槟岛市政局去研究。”其实,这不是“追风小子”第一次被破坏王“盯上”。早在尔纳斯以真人入画,将来自槟城的画家陈锦源的一对儿女陈一和陈肯,画上墙完成“姐弟共骑”后马上引起热烈迴响。尔纳斯继而在阿贵街一面斑驳老墙上,画上第二幅骑着摩多回头张望的“追风小子”。完成不久,因引起槟民疯狂追捧、争相拍照,俨然成为槟全新旅游景点后,便有“神秘人”来开玩笑,在追风小子后画上一头张开血贫大口的戴帽恐龙。当时,各造均以创意的“再创作”视之,尔纳斯更即刻画上小孩手持绳子拴住恐龙、幽对手一默,对方再以流泪恐龙回敬。只是,这次破坏王不再幽默,反而是以类似炭笔工具,往小孩脸上“下手”。其实,这名小孩是尔纳斯以姐弟共骑中的弟弟“陈肯”为对像入画。4男女赴现场修画“追风小子”壁画中的小孩脸部遭人涂鸦的消息在面子书上广泛传开后,4名男女马上赶到现场清除涂鸦,以“修复”壁画,其中一名“修画者”是早前协助修复“姐弟共骑”壁画的“蝙蝠侠”陈佳欣。4名爱画人是于週一中午约12时30分到场进行修复工作。现年19岁的陈佳欣说,这次的修复工作不很成功。“我们4人合力想在不破坏壁画的情况下,用水清洗污痕,但结果仍是痕迹斑斑。最令我们生气的是,这名破坏王不只划花画中男孩的脸部,我们怀疑他还使用铁鎚之类的硬物敲破恐龙的脸部,恐龙眼睛处更是破洞处处。”她说,在学院教授绘画课的外籍讲师是趁着繫上午休时间,带着她和两名同学到现场查看壁画被破坏的情况,他们看到壁画受损后都感到非常心痛,并马上动手清除有关污痕。陈佳欣是本地一家学院的多媒体设计第一年生。她说,新生代会对尔纳斯壁画趋之若骛,那是因他的创意装置艺术使得槟城这个创意“贫瘠”的地方,在一夜之间艺术开花。“翻墙小孩”或是下个目标随着“姐弟共骑”和“追风小子”两幅壁画相继被破坏,爱护壁画的民众除了通过网络鞭挞破坏王,同时也发布“破坏警报”,并指大铳巷的“翻墙小孩”壁画可能会是破坏王的下一个目标,因此,这些民众也呼吁全槟人民动起来,监控守护这些壁画的同时,也落力揪出破坏王。尔纳斯的6幅壁画分别是本头公巷的“姐弟共骑”、南华医院街的“功夫女孩”、姓周桥的“苏门答腊渔船小孩”、阿贵街的“追风小子”、大铳巷的“翻墙小孩”和槟榔律的“休憩的三轮车伕”。由于其中3幅壁画,即绘于会馆内的“功夫女孩”、绘于桥上木屋的“苏门答腊渔船小孩”,以及面积超大的“休憩的三轮车伕”壁画的地点不易靠近,因此,民众担心绘于街头低矮处的“翻墙小孩”将成为破坏王的下一个目标。其实,早在尔纳斯于7月完成“翻墙小孩”壁画数天后,即有人在小孩旁侧绘上一条狗,过后,尔纳斯只好以白漆将狗儿覆盖掉,再在小孩旁放上与涂鸦小狗类似的有框相片,并幽默写上R.I.P(安息)字眼,调侃这位“对手”。作家专栏推广街头艺术随着立陶宛画家尔纳斯(Ernest Zacharevic)在槟城街头描绘的6幅壁画名闻国际,许多游客和艺术爱好者纷纷为了一睹这6幅创意十足及栩栩如生的壁画,而从世界各地赶到槟城一游,有者更在观画后撰文分享观后感。马华作家陈再藩日前游览这批壁画后,也在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专栏介绍这批壁画,藉此推广这批街头装置艺术杰作。‧报导:司徒瑞琼、黄依菱‧2012.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