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奢侈品、乱玩出人命──直击古代土豪哥的嚣张行径!
2020-07-27

破坏奢侈品、乱玩出人命──直击古代土豪哥的嚣张行径!

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点看,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有时嘴砲唬烂、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

话说W饭店惊传小模陪摇嗑药过头的命案,让吾辈蛇蛇们体会到原来有钱人真的玩很大,且真的想得和我们都不一样。虽然乡民其后的焦点放在土豪哥的8XL大内裤到底有多大,以及试以浴缸水的容积求土豪哥的体重等等问题,但说起古代土豪哥的各种荒淫劣行,那可是一点都不下于今日。

其实凡有人类开始,即建立社会及阶级制度,于是乎有了鲁蛇与温拿,富二代三代的人生胜利组。古典时期豪奢炫富的士族那是几难胜数,而讲到土豪装逼出名的,大概会说到西晋的士族石崇以及陪他一起炫富的小伙伴们。

说起石崇最着名的炫富事蹟大概就是他和王恺两个耍白目搞破坏的老屁孩行径,《世说新语》有一类「侈汰」,专门收集此种土豪铺张浪费的北烂事蹟,其中十则里面有七八则都跟石崇有关:

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武帝,恺之甥也,每助恺。尝以一珊瑚树,高二尺许赐恺。枝柯扶疏,世罕其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疾己之宝,声色甚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三尺四尺,条榦绝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许比甚众。恺惘然自失。(《世说新语‧侈汰》)

这个王恺貌似不算是什幺咖,但人家外甥可是西晋武帝司马炎,所以知道他和石崇在比时装秀跑车秀,常常暗助他一把。这一方面是说西晋的奢靡风气,从皇帝到士族都参与其中,就像谁有三百万美金都可以参加慈善扑克王大赛。但另一方面也是说石崇之富可敌国真不是盖的,就算皇帝出马都不一定打得赢土豪。

故事起源于晋武帝赐王恺一株超珍贵的珊瑚树,有两尺那幺高。王恺马上就小夫上身,跑去找大雄和胖虎说「科科,你们一定没看过这幺牛逼的珊瑚树。」石崇看了一眼就给它砸烂掉,王恺立马崩溃了,试求他的心里阴暗面积。如果是拍电影《赌神》,这时候王恺就会问「要不要叫大军」了。石崇说「拎北赔给你」,叫僕人搬来自家珍藏珊瑚树,随便一株都三四尺,只差没有六尺四,最后结果就是王恺怅然若失,炫富不成还惨遭打脸,只得回家洗洗睡。

社会学有个理论称之为「炫耀性消费」,若消费或浪费只出于炫耀性,那幺最高级的炫耀就是将奢侈品破坏或烧毁(怎幺听到美僵的声音?)君不见明星富二代动辄把千万跑车给撞烂玩坏,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除此之外,西晋土豪石崇家也曾找传播妹陪玩陪摇的大排场,如以下这则:

石崇厕,常有十余婢侍列,皆丽服藻饰。置甲煎粉、沈香汁之属,无不毕备。又与新衣箸令出,客多羞不能如厕。王大将军往,脱故衣,箸新衣,神色傲然。群婢相谓曰:「此客必能作贼。」(《世说新语‧侈汰》)

人家去饭店陪唱不稀奇,如厕还有十几个婢女美眉服侍,备好新衣和化妆品,上完厕所还附带试衣换装的服务,简直比优衣库还狂。搞一般宾客都不好意思去洗手间,只有王敦大将军很习惯让人家服侍,结果被偷骂了一发。

其实〈侈汰〉篇不仅是批判石崇的炫富,也在臧否当时士人的品行优劣,于这里神色自若的王敦,再下一则又被表了一次。《世说新语》里最残忍的一则,大概就是石崇找美眉侍宴,结果把正妹玩到挂掉的事蹟:

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饮酒不尽者,使黄门交斩美人。王丞相与大将军尝共诣崇。丞相素不能饮,辄自勉彊,至于沈醉。每至大将军,固不饮,以观其变。已斩三人,颜色如故,尚不肯饮。丞相让之,大将军曰:「自杀伊家人,何预卿事!」(《世说新语‧侈汰》)

这个故事简单说就是石崇要家里女僕斟酒,若宾客没法「呼乾啦」,倒酒的正妹就要被拖出去斩了。这也算一种炫耀性消费,要证明自家正妹女僕不怕你不玩,只怕死不完。根本就和去五星级饭店找小模陪摇、结果害人家挂掉有八十七分像(记者:「一条人命你知不知道啊?」)此段表现了石崇的残忍,但事实上石崇也有深情的一面,他与为其殉身的歌妓绿珠之爱情故事,在唐诗中广被歌颂,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上面这段「王丞相」指的是王导,由于他宅心仁厚,虽然酒量差仍勉强自己呼乾啦,但残忍的王敦则故意不饮酒,等着看石崇家表演正妹斩首秀。只能说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到斩到妹妹三号时,王导开始干谯王敦。但王敦说了「何预卿事」,直翻就是他杀自家员工关你什幺屁事。要是依现代律法,石崇就是现行犯,应该可以将之预防性羁押了。

我们现在可能很难想像在那个古典时期,封建的阶级体制是如何运作,然而豪奢人家蓄奴养妓、不把僕婢当人看的野蛮与歧视,其实至今犹然。每每读到这些文献,我总觉得我们距离那些特权炫富、藐视人权,充满歧视、暴虐与残忍的年代,并不是太远。但至少我们仍然在进步,在前进。就算速度缓慢,终究向前了一些,为人类文明积累贡献了棉薄之力。